人生悲喜有几何

佚名随便写写人气:2时间:2020-07-07 20:31:57

无意之中,看见书桌上一张草图,不由提笔记录下来。

五一假日,拜访钟叔河老人,听他聊起往事,说他的初恋,说他参加工作之初的所在地。

关于钟老的初恋,少有记载,但导演彭小莲生前最后的一本书《编辑钟叔河》就有详细的记载,伊人已作古,这都是往事了。

钟老画的这张图,就是潘裕昆将军在长沙的寓所俯视图。楼有两层,前有坪,四周是墙。当时新湖南报就在此办公。

图中1号房住的是李锐社长(中组部副部长离休),2号房是副社长朱九思,钟老说,两位社长是办公与住所合一,一间办公、一间住宿,紧挨1号房的就是钟老参加工作的房间,多人共用(3号房)。钟老是在副社长朱九思处报到的。

当时范瑾(李锐夫人)也住在1号房,当时公家给她配了一部吉普车,负责印刷厂工作。她架子很大,从不与这些小记者们说话,只是偶尔见到她上下班,这位号称延安四大美人之一,是有辉煌的过去,在我国大型历史纪录片中,开始有一女生站在机车(火车)上慷慨激昂发表演说者就是范瑾,这段纪录片播放后,李锐才发现,这已经过去好几十年了。

当时苗苗(李锐长子,弱智)有几岁,李南央才出生不久。

这个楼的中间是天井,最后一排4号房是厕所,楼上则是浴室,并列几间房是杂房,警卫员与司机的住房。而编辑,校对等均在前面一排房工作。

关于4号房(厕所)是有故事的,钟老说,他参加工作时,配了一把手枪,一次上厕所,不小心枪掉粪坑里去了,害得勤务人员费了很大劲才捞出来,臭了整栋楼。

钟老在此工作并不太久,就下派到基层土作站去了。此时钟老与李锐先生并不太熟知,后来一篇文章(报道文章)有两个人写同一件事,一个是资深记者(名已忘),一个是毛头小伙子“小钟“,排大样时,李锐前去查看,认为上报刋的文章不太满意,排版人员告之,还有一个资历尚浅的“小钟"写的。李锐先生调来一看,大加赞赏,文章好坏不在于看资历,谁行就上谁的文章,为此“小钟"才为李锐先生所识,一直保存这份友谊到最后,钟老客厅挂了一幅照片,就是李锐百岁时写信给钟老的照片。

钟老虽所受挫折很多,坐牢、拖板车、做木工,但他一直保持乐观心态,即便是现在,也无什么抱怨,也无极端言辞,一个看透世态的老人,豁达随和。每当说起拖板车时,老人就神采奕奕,无不自豪的说,我(钟)的收入比国家干部与端铁饭碗的工人要多很多,然后打趣补充说道,就是地位不高。可爱可敬至极。

是的,那本民国版《查泰菜夫人的情人》就是拖板车时跑到旧书店,带着一身“匪气“从人家手中巧取豪夺的纳入囊中的(钟老有文记载此事)。

人生悲喜有几何?哭过、痛过、笑过、喜过才不枉为一生,凭本心去生活,命运是过程,而不是天注定,那些命相丶星相不是指引,也不是冥冥中注定,只是俗人自己去迎合,堕入其中,按照指引去生活,犹如导演为演员按排的角色,活得如傀儡罢了。


草民影院所有资源均自动采集第三方资源,如系统无意收集到有侵权的内容请在留言板/邮件告知,我们会立刻清理侵权内容!
草民影院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自动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草民电影仅提供web页面服务,并不存储录制上传资源.若草民电影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在留言板留言,本站会立刻删除内容,谢谢

© 2020 草民影院主题设计

电影

电视

综艺

动漫